Page 36 - 201503
P. 36

34
      人物


                                                                                                                                 ?? 水月道场正面,
                                                                                                                                 从水池远望大殿
                                                                                                                                 ? 水月道场,经文在
                                                                                                                                 昏晓之间的变化
                                                                                                                                                                                                      建筑并不是简单的
         -  Figures
                                                                                                                                                                                                   材料、空间和比例的

                                                                                                                                                                                              排列组合,而是在“实”

                                                                                                                                                                                             的、看得见的东西之上,

                                                                                                                                                                                                 还具有更多看不见的、
                                                                                                                                 化机构、企业总部和厂房、商业大楼、酒店旅馆、音乐厅和剧院、
                                                                                                                                 火车站、大学建筑和普通住宅,简直是无所不包。例如学问一类,
                                                                                                                                 就有台北故宫南院和景观桥、兰阳博物馆、黄山市城市展示馆、乌                                               说不出的微妙。
                                                                                                                                 镇剧院,教育机构则包括台湾实践大学的体育馆、图书馆和设计学
                                                                                                                                 院,法鼓文理学院,元智大学图书馆和行政教学大楼,企业建筑则
                                                                                                                                 包括大陆工程总部大楼、中钢集团总部等等。他喜欢使用清水混凝
                                                                                                                                 土——这一现代建筑材料因为安藤忠雄以及更早之前的柯布西耶、
                                                                                                                                 路易·康、贝聿铭等建筑师而闻名于世,但姚仁喜应该是台湾最早引
                                                                                                                                 入这一材料并实验成功的建筑师。清水混凝土对他而言不仅是一种
          中,空间的戏剧性却不再表现为一种精心                         第一个案例。                                                                      好用的材料,更是表达朴素审美的形式本身,它与玻璃和钢材的组
          的设计,而是自然而然地呈现出来,或者                             较为早期的一例是中台禅寺——就是那幢高达136米、面积达86000平                                      合,往往能展现出极丰富的调性和风格。                                                   的一系列动荡和改革开放,直到今天大体
          说,建筑师已经将戏剧性交给大自然去                          方米,有着三组硕大的、闪耀着金光的金顶的,像五星级酒店一样的寺庙,                                              前不久,在北京的中华圣公会教堂里有一个““30×30:姚仁喜                                    上恢复原貌;它也连接着西方和东方,前
          表现了。”                                      建筑师是李祖原,姚仁喜曾在1978年加盟前者的事务所,而李更为人知作品                                         | 大元建筑工场”的建筑作品展”,那是姚仁喜30年建筑实践的集体                                     者尝试将主的旨意带入这个古老的国度,
                                                     是台北101,以及北京的盘古大观。                                                           展示。我漫步于那些大大小小的模型之侧,学习他如何因地制宜,                                        最后却不得不折翼而返,空余一座灰砖
          传统建筑的现代化                                       与中台禅寺同期,姚仁喜也设计出了他早期的现代佛寺作品,那就是台                                         构建空间,引导风水,营造光影,并最终在人与物的尺度上达到平                                        教堂,侧身于快捷酒店、研究所和建筑师
             每当谈论现代宗教建筑,咱们往往会                        中的养慧学苑。那是一个堪称里程碑式的作品,因为从外观上看,你完全看                                           衡和谐。                                                                 事务所之间,留予后来人寻觅而来。而在
          想起建筑大师柯布西耶的朗香教堂,联                          不出来它跟印象中的寺庙有任何关系:占地面积仅418平方米的建筑分地上                                             中华圣公会教堂建于1907年,它连接着晚清(教堂所在地,原                                     那种混杂的味道中,农禅寺的模型安安
          想到日本,例如相对熟悉的安藤忠雄的                          八层、地下两层,钢筋混凝土结构,完全现代的建筑形式,它朴实、庄严,但                                          是晚清刑部官员殷柯庭的私宅)、民国、抗战、新中国成立以及此后                                       静静地躺在那里,寺庙水池的部分反射着
          本福寺水御堂、光之教堂,或铃木了二的                         内部又是极其安静和具有凝聚力。姚仁喜希翼“以抽象、内敛及隐喻的方式                                                                                                                教堂东窗的光,驻足静观,不禁让人想象
          成城山耕云寺,或石山修武的真言宗丰山                         表达设计者对于当代佛教建筑的一些看法”,以解决传统形式如何现代化                                                                                                                 和神往如果在实地,天空、云彩、日月星
          派观音寺,又或者是高口恭行的大阪一心                         的问题——这一作品大获好评,也为姚仁喜赢得巨大的声望:养慧学苑获                                                                                                                 辰、风雨山水,一日的晨昏变化,一年的
          寺;其实中国内地也有,比如扬州大明寺                         1999年度台湾建筑奖第一名和首届远东建筑建设杰出奖,还登上了英国的                                                                                                               四季更迭,会给居者和观者制造什么样的
          鉴真纪念堂,那是非常典型的仿唐建筑;                         《世界建筑》的封面,成为台湾现代建筑的代表作之一。台湾建筑奖给它的                                                                                                                禅机。
          香港则有观音山志莲净苑,然后到了台                          评语是“摆脱佛教长久桎梏的形式,以抽象化与精致化的空间营造,展现利                                                                                                                    参观的当时将近正午,因此访客稀
          湾,就有了水月道场——但是,那并不是                         用建筑手法的静谧空间”。                                                                                                                                     少,教堂里天光自八角亭式的钟楼和东
                                                                                   2004年之后,姚仁喜陆续设计由台                                                                                                  西两侧排窗射入,令人顿生宁静。我无法
                                                                               湾最大的佛教组织——星云大师创立的                                                                                                      一一赘述姚仁喜先生建筑作品的详情,只
                                                                               佛光山委托的项目,包括在美国北卡罗来                                                                                                     是深感其展览的奇妙——那是微缩建筑
                                                                               纳、奥地利维也纳、法国巴黎等地的佛                                                                                                      与历史建筑的碰撞,图纸、照片、模型乃
                                                                               光山禅静中心,无一例外的,姚仁喜也都                                                                                                     至实际的构件散落不同的展览箱上,彼此
                                                                               一一运用现代建筑的抽象、变形、隐喻等                                                                                                     勾连,又彼此生发意义。它们勾引观者进
                                                                               手法,在实现传统佛教建筑的功能的同                                                                                                      一步“一窥堂奥”的兴趣,也让人产生恍
                                                                               时,满足现代人对于宗教思考和修行的审                                                                                                     如隔世之感:圣坛上,天主早已逃遁,倒
                                                                               美和需求。                                                                                                                  是那些散落教堂四处,时而泾渭分明、时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姚仁喜当然不                                                                                                   而幽隐不见的光影,仿佛承接了某个更高
                                                                               是一位“宗教建筑师”,他的作品涵盖文                                                                                                     的存在者的灵性。
                                                              ? 乌镇剧院局部                                                             ? 养慧学苑内部
                                                                                                                                                                                                                                        35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