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56 - 201503
P. 56

54
      身边


                                                                                                                                                                                                                     Resettlement
                                                                                                                                                                                                                   征地拆迁


         -  Around
                                                                                                                                                                                                                                 文 | 刘斌




                                                                                                                                鸡     子快要上笼的时候,老刘扛着犁,               提起换田的事,老刘还真有点儿不敢相信                干部,还有几个鱼老板,连买带赊,日以
                                                  10                                                                                  赶着牛,迈上了自家的土场。村长               自己的耳朵。                            继夜建了起来。

                                                 在几百米高空作业对                                                                      满脸堆笑,迎面走了过来,一改往日高高                     村长满脸堆笑,笑得像朵芝麻花:                    老刘刚开始还十分佩服甚至有些嫉
                                                 于老赵可谓家常便饭。             12
                                                 老赵说,百米高空算什                                                                     在上、不可一世的德性,快步跑到老刘身                  “塌鼻子叔,我想用我学校后面那块芝                 妒村长的能力与财富。但马上,嫉妒就被
                                                 么,何况有护栏,楼顶
                                                 又是宽广的作业面,在             百米高空,不慎坠落,会粉身碎骨,但常年工作在建筑一线的老                            边,帮忙接下了犁,全然不顾铁犁上面未                  麻地,和您换那块水田,好是不好?”                 愤怒所替代。觉得被村长当猴儿给耍了!
                                                 高耸的塔吊上施焊作              赵却能如履平地;夏日炎炎,高温酷暑,加上施焊时与火花作伴,                           及洗净的泥巴,弄脏了他的白色汗衫。                      老刘说:“那你不是要亏本?你的那                   原来,村长从上面朋友那儿,知道了
                                                 业那才叫刺激呢?有几             但经常穿梭于钢筋水泥之间的老赵却不知退却,拿他自己的话
                                                 次,他登到过几十米高             说,作为一名电焊工,这虽是一个普通的职业,却是一个不可缺                                村长没有空着手,他还提了一壶子上                块地,旱涝保收,多好啊!凭什么要跟我                高速公路建设的红线范围,正好将老刘
                                                 的塔吊大臂端头上面              少的职业。
                                                 实行高惊险的施焊任                                                                      十斤重的槽房里刚打来的头道荞麦酒。老                  换?你家里烧火的晓得这个事吗?”                  的低洼湖田囊括在内。参照邻村已经到
                                                 务,“大臂上就1米宽,
                                                 还来回晃悠,即使身上                                                                     刘耸着蒜头一样的塌鼻子,闻到了扑鼻的                     村长说:“我是一家之主。我说了算!              位的款子,5亩多田的青苗损失费与征地
                                                 系有安全带,做了很多                                                                     酒香,一天的劳累便驱走了一大半。又闻                  哪管那个婆娘同意还是不同意!我主要是                拆迁补偿款,少说也有二三十万!
                                                 安全防护,但没有过硬
                                                 的心理素质和精湛的                                                                      得村长“叔子长叔子短”的殷勤喊叫,还                  想在您的那块水田里,搞水产养殖,开挖                    老刘怒气冲冲,去找村长扯皮。
                                                 业务技能还是很难应
                                                 付的。再说了,如果不                                                                     未饮酒,已是醉了。                           精养鱼池,坡上养猪,水里养鱼养鸭!”                    村长拿出《协议书》,说白纸黑字,签
                                                 行,领导也不会让你上
                                                 去。”老赵自豪地说。                                                                         村长说:“塌鼻子叔,您说的筲箕垸子                  村长怕老刘不信,从裤兜里掏出一                字具有法律效力,又不是我捉到你的手,
                                                 在平常,老赵和工友的                                                                     的那块水田置换的事情,已经落实了!”                  叠钱,一张纸。村长说:“这是换田《协议               强行要你签的。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
                                                 工作内容主要还是焊
                                                 接预埋体、钢筋连接和                                                                         “塌鼻子”是老刘的小名,从小叫到                书》。只要您在上面签字,我还送5千块给               一个愿挨,你想找我扯皮,没门!你再吵,
                                                 附加钢构等,图为已经
                                                 焊接好的预埋体。                                                                       大,叫了60多年了。老刘早就听得习惯,不                您,作为您这么多年种水田亏本的补偿!”               小心我不客气!
                                                                                                                                觉得这个诨号有什么不恭敬与不对劲。薛刘                    掌灯时分,夏夜土场的蚊子特别多。                   老刘和村长吵。两个人还动了手。老
                                                                                                                                高的人,都喜欢取小名,猫呀、狗呀、鱼呀,                老刘和村长一边叭烟,一边抬手跺脚,在                刘受了一点儿皮外伤。
                                                                                                                                随便取,信口唤,命贱好养活。什么“荣华富                脸上、背上恶势地拍打蚊子。手与肉接替                    老刘就跑到乡里县里去上访。接访的
                                                                        13
                                                                                                                                贵、金碧辉煌”一类高大上的名字,在湖区                 碰撞,不时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                   人,上门做工作,要他们双方友好协商,
                                                                        生当壮年,老赵和他的许多工友一样,背井离乡出来工作,在中                            水乡老百姓那儿,是没有市场的。                        望着村长的一脸真诚,老刘反复告诫               妥善解决。但老刘觉得自己受了蒙骗,要
                                                                        建四局,他们怀着对工作的满腔热情和认真负责,使一座座高楼
                                                                        大厦坐地拔起。老赵说,从1996 年转行电焊工的他真心喜欢这                              西边河套,老刘有块5亩多的水田,                他一定要想好,莫等到哪天又反悔了,误                将水田要回来。村长说:要回来可以呀。
                                                                        份工作,在他看来,这份工作实现了养家糊口和个人价值的双丰
                                                                        收,每每自己和工友们完成一层的焊接任务,或是出色地完成了                            地势低洼,积水总排不出去,雨水稍多点                  了庄稼的播种收割。见村长胸脯拍得鼓                 那你必须将我投入的建设资金,一分不少
                                                                        高难险的攻坚任务,他们都会心生无比的自豪感和成就感。
                                                                                                                                的年成,轻则庄稼减产大半,重则颗粒无                  响,老刘就同意了,在《换田协议书》上签               地马上给我还回来!
                                                                                                                                收。为这块水田的事,老刘伤了几十年脑                  了字。老刘的字,像鸡爪子扒的,东一撇,                   乡里县里领导,觉得这两个人都是犟
                                                                                                                                筋。村长换了一拨又一拨,鸡蛋送了好几                  西一捺,好比散了架的竹床子。                    驴子,任凭干部们口舌磨破,办法想尽,
                                                                                                                                箩筐,总是答应再次分田时,重新考虑置                     老刘毕竟是老实巴交的种田人。没要               工作也是做不下来。不得已,转过头去,
                                                                                                                                换。可鸡蛋吃完了,村长就又换了人。新官                 那5千块钱,还对村长说:么时候想转了,               给高速公路建设方做工作。
                                                  11                                                                            不理旧事,害得老刘没少受老伴新伢子的                  反悔了,我还是同意将水田换回来的!                     高速公路指挥部认真权衡利弊,最
                                                                                                                                气。老伴说:“以后宁可把鸡蛋拿去孵冤                     村长如了意,捧着《协议书》,哼着《小             终决定:变更设计图纸,改建高架桥,沿
                                                 焊钢构需要更高技术
                                                 的师傅,这对于从业十                                                                     鸡娃儿,也莫把到那帮家伙赏断路食!收                  苹果》的调子,欢天喜地,高一脚低一脚地               着乡镇公路既有线路,甩开这块低洼湖
                                                 几年的老赵当然也是
                                                 没问题 的。200 多 米                                                                  礼不办事,吃蛋不脸红,太不像话!”                   消失在雾霭渐渐笼罩弥漫的墩台尽头。                 田,重新规划建设。尽管这样会增加一笔
                                                 高的摩天大厦,每一层
                                                 都会有一个钢制的柱                                                                          于是,老刘就不再提那块低洼水田要                   一个多月后,老刘曾经那块低洼湖                不小的变更设计与建设投入,但可以止息
                                                 子支撑,这 些钢 柱 矗                                                                   置换的事情。管它粗壳瘪壳,收几担是几                  田,已变成一大片规划齐整、波光粼粼的                无休无止的信访,维护当地社会稳定。
                                                 立整个楼宇,是使整个
                                                 大厦耸立起来的立柱。                                                                     担。反正家里的粮食够吃,再说了,粮食的                 鱼池水面。水边的田埂之上,建起了十好                    自此,老刘不再上访。
                                                 老赵说,大厦每起建一             14
                                                 层,这一层的钢柱就需                                                                     价格也不是蛮高,丰产也未必能够丰收。                  几间两层小楼高的红砖房子,还挂上了                     乡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本文为
                                                 要与下一层的钢柱进                                                                                                                                            真实故事)
                                                 行对接,他现在焊接的             电焊工老赵和他的工友们在火化四射中找到工作的热情,在百                             渐渐地,心也就变淡了,淡得像灶头瓦罐                  四五块“新河养鸭厂、洞庭湖优质鱼苗育
                                                 钢构就是把两层钢柱              米高空的工作环境下编织着自己的炽热梦想。                                    里的筒子骨煨莲藕,搞忘记了放盐。                    种基地、生态有机禽蛋有限企业”一类的
                                                 用螺栓拧固在一起的
                                                 附加钢板。                                                   安全信誉好的网投赌博四局                       现在,本家侄子、现任村长忽然主动                金字招牌。据说村长联合了管理区的几个                                          安全信誉好的网投赌博一局

                                                                                                                                                                                                                                        55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