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64 - 201603
P. 64

62      四方 /TRAVELLINGS                                                                                                                                                                        四方 /TRAVELLINGS             63






         Singing Mongolian Long-Tune And Drinking
         Wine With Locals.

         骑马放长调  入帐酒作歌



          文 - 拙木豪格






                                                                                                                                                                    始关注,读了几本专著,对民族学博士                 哈尔营,隶属伊犁将军辖制。朋友中就
                                                                                                                                                                    苏依拉女士的作品《卫拉特——西蒙古                 有一个察哈尔蒙古人,她叫奥音,是博
                                                                                                                                                                    学问变迁》和纳·巴生等人的作品《和                 州歌舞团的,歌儿唱得一流,自己也创
                                                                                                                                                                    硕特蒙古》两本书印象深刻,不禁感慨                 作了一些曲子并获过奖。
                                                                                                                                                                    良多。                                   咱们是在朋友聚会时认识的,隐约听
                                                                                                                                                                       在中国历史上,卫拉特蒙古四部中                她说自己是孛尔济特氏,就是成吉思汗一
                                                                                                                                                                    有三件事儿影响深远:准噶尔部的崛起,                脉黄金家族的姓氏。察哈尔部是成吉思汗
                                                                                                                                                                    吐尔扈特部的西迁与东归及和硕特部的                 的直系后裔,这在史学界已是定论,不必
                                                                                                                                                                    入藏。十七世纪上半叶,准噶尔部在其                 赘言。大明攻破北京后,蒙元退守漠北,
                                                                                                                                                                    首领巴图尔洪台吉经营下迅速崛起,并                 在其后二百年里,察哈尔部也曾出现过也
                                                                                                                                                                    不断挤压其他部落的生存空间,导致吐                 先不花和林丹汗这样几个叱咤风云的人
                                                                                                                                                                    尔扈特部于 1628 年远徙伏尔加河流域,             物,但都昙花一现,未成气候。
                                                                                                                                                                    和硕特部首领顾实汗为避其锋芒也率部                     奥 音 会 唱 好 多 歌 儿, 尤 其 会 唱 一
                                                                                                                                                                    众于 1638 年经由阿尔金山进入青海,后             些古歌儿。有一次聚会,她带来一位
                                                                                                                                                                    又在藏传佛教格鲁派僧众的请求下南下                 小伙儿,一曲长调,让咱们所有人醉
                                                                                                                                                                    卫藏,打败红教派实力人物藏巴汗,全                 了三天。那时候我就想,一个骑手斜
                                                                                                                                                                    力扶持达赖与班禅,最终确立黄教在藏                 坐在马鞍上独自面对空旷的草原,除
                                                                                                                                                                    传佛教中的宗主地位。顾实汗还将自己                 了长调,他还能唱什么呢?小伙儿眯
                                                                                                                                                                    的汗廷设在拉萨,对卫藏实施实际统治,                着眼睛唱,仿佛回到了草原,完全是
                                                                                                                                                                    共传世六代。                            即兴的。咱们越沉迷,他就越来劲儿,
                                                                                                                                                                       “你的先祖怎么没跟着顾实汗进藏                再加上奥音在一边轻声和,蓝天白云
                                                                                                                                                                    呢?”有一次我问永刚。                       就那么轻易地映入眼帘,然后沁入心
                                                                                                                                                                       “咱们这一支是跟着吐尔扈特部一                脾。这一生最令我艳羡的就是会唱长
                                                                                                                                                                    起西迁和东归的。”他回答。                     调的歌手,那出神入化不露痕迹的真
                                                                                                                                                                       起先我真以为是他在瞎说,后来查                假声转换是我这个声带过厚的人永远
                                                                                                                                                                    阅了一些资料才搞清楚,永刚说的是事                 学不会的,为此我也格外懊恼。听长
            骑马放长调
                                                                                                                                                                    实。再后来,我开始不断惊异于一个普                 调,融进震颤的音符所组合而成的自由
                                                                                                                                                                    通蒙古人对自己部族历史的了解程度远                 散慢、放浪无羁的意境中,感觉到了草
         人     生中能交几个蒙古朋友,你就会觉得世界很大,河海很                       们蒙古人一样,专拿歌儿打人?”                                                    次赢了棋,还不忘安慰我几句,说我大                  比人们想象的要深入得多,他们仍旧保                 原的每一处坑坑洼洼,远处的山和身边
                                                                                                                                 局观好,棋下得有魄力。瞧瞧,多会恭
                                                                  从此咱们成了一生的朋友。
               深,日子很美。记不清这句话是哪位作家说的了,我深
                                                                                                                                                                    持着一种古老的传统,即从小聆听部族
                                                                                                                                                                                                      的水连接在一起,风在脑际鼓动,花在
         有同感。                                                     他是个画家,叫那永刚,小我几岁,汉语说得很好。我说                                      维人,什么叫“大局观好”?什么叫“有                 史诗和家族秘史的口口相传。                     心中开放,突然产生想跟所有毡帐里的
             新疆的蒙古族很多,遍布天山南北,所以在生活中、工作                        的很好,不只指表达顺畅,音调准确,还在于他能够运用十分                                        魄力”?评价不可谓不大,又不可谓不当,                   除了卫拉特蒙古,新疆还有一支蒙                主人打招呼的欲望。
         中结识一两个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1995 年底,《中国西部文                       精道入微的汉语解析相当复杂的情感时所展示的熟练程度,以                                        只是不具体,无内容,但我喜欢听。                   古族,即聚居在天山北麓博尔塔拉蒙古                     永 刚 说 对 了, 蒙 古 人 是 用 歌 打 人
         学》杂志召集开了个座谈会,例行晚宴上我唱了首歌儿,赢得                          及在语言修辞方面令人吃惊的新鲜感觉。                                                    永刚是和硕特蒙古,即卫拉特蒙古                 自治州的察哈尔蒙古。1763 年,清政府              的,打在你心里,打得你至少两三天
         在座各位的喝彩。但有一位怪侠模样的家伙,其表达恭维的方                              在一起时,除了饮酒聊天,咱们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下                                      中的和硕特部落。因为与他交往的缘故,                 为巩固西域边防,从驻牧在张家口外的                 都好舒服。
         式与众不同。他端了个酒杯,径直走上前来,说:“你咋跟我                          围棋。棋力差不多,但我总是赢少输多,他擅长中盘绞杀。每                                        我对此前并不十分了然的和硕特蒙古开                  蒙古察哈尔部抽调八旗官兵组建伊犁察                                         安全信誉好的网投赌博新疆建工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