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34 - 201604
P. 34

32        人物 /FIGURES                                                                                                                                                                                人物 /FIGURES           33












         Haim Dotan: All I Would Do Is To Have The
         Buildings Vanish

         渡堂海:                                                                                                                                                               文也就是老子的那句名言。
                                                                                                                                                                                如果现在飞去张家界大峡谷风景区,想必你已经可以看到那座声名远
         我所做的一切,                                                                                                                                                            扬的玻璃桥。从大峡谷的底部仰望,你很难说它是“架”在两边的悬崖之上,
                                                                                                                                                                            还是应该选择“搭”、“飘”或者其他形容词。实际上,架在距离谷底 300
                                                                                                                                                                            米的高空上,玻璃桥是如此轻,如此薄,轻薄到若有若无,仿佛一阵云飘过,
         都是为了让建筑消失                                                                                                                                                          它就会消失不见。
                                                                                                                                                                                “我所有的目的,就是想要让大桥‘消失’。”渡堂海说,“因为这
                                                                                                                                                                            是老子的桥,不是老渡的桥。”
         文 - 阿改                                                                                                                                                                 要让大桥“消失”,老渡说,它必须是玻璃做的。必须是白色的。必
                                                                                                                                                                            须足够薄。必须是开放的,“像一只蝴蝶一样”。它应该是一个舞台,人
                                                                                                                                                                            们从两端自由地进入,感受脚下空无一物的紧张、惊奇和兴奋。他们可以
         以色列最负盛名的建筑师,在张家界大峡                                                                                                                                                 对着山谷高喊口号(老渡建议,唯一能喊的就是“我爱你”)。老渡甚至
         谷设计了一座“大音希声,大象无形”的                                                                                                                                                 觉得可以在桥上开音乐会。早上景区还没有开门的时候,人们就可以在上
         玻璃桥。                                                                                                                                                               面打太极、做瑜伽、冥想,而当太阳下山的时候,大妈们又可以在上面跳
                                                                                                                                                                            广场舞。相比只是一座桥,它是一本书,是“为了体验存在而存在”的剧场。
                                                                                                                                                                            又或者,“它又像一位总经理,让你体会到自然之美,虽然它什么话也不说。”
                                                                                                                                                                                不过,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
                                                                                                                                                                                一座长达 430 米、桥面宽达 6 米的悬索桥,没有抗风缆,最大的挑战
                                                                                                                                                                            首先是风。为了应对峡谷间变化多端的风,项目设计团队在湖南大学陈政
                                                                                                                                                                            清院士的风洞实验室进行抗风验证和抗震计算,由于玻璃桥采用了大变量
                                                                                                                                                                            空间索,即便抗风实验加风速至 56 米 / 秒,也未出现桥的涡振和颤振。换
                                                                                                                                                                            而言之,即便是遇上数十年难得一见的狂风,站在玻璃桥上也不会感觉到
                                                                                                                                                                            严重晃动。
                                                                                                                                                                                另一个挑战是如何消除人在桥上行走时产生的共振,这也是渡堂海冥
                                                                                                                                                                            思苦想的一个问题。如果让缆索垂直安装于桥面,那么,一方面是不美观,
                                                                                                                                                                            另一方面也无法干预行人的步行节奏。“我就想啊想,然后突然想到,自
                                                                                                                                                                            然界的一切都跟重力相关,”他竖起自己的四个手指,然后像针摆那样依
                                                                                                                                                                            次摆动起来,“当我手指这样摆动的时候,那就像音乐!”音符般规律变
                                                                                                                                                                            化的手指,幻化成裙摆般的扶手,“当扶手设计成这个样子,它就会打破
         渡     堂海为隈研吾工作过。他也在安藤忠雄的事务所待过十                                的柯布西耶),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他们都是大                                   座桥?当然可以。但是,为什么要建座桥?”陈                      行人齐步走的节奏,从而避免共振,让大桥变得更加安全。”
                                                                                                                                                                                从最初设定的最大负载 200 人,到更改为 800 人,玻璃桥的承重也是
               天,那会儿他的犹太老乡弗兰克·盖里正好也是安藤的
                                                                       师,就好了。我的意思是,大师的行列里,自然也包
                                                                                                                                 先生觉得有座桥,大家可以站在这里欣赏风光,
         客人。安藤养了一条狗,叫“柯布”。每天早上,安藤都会在                                   括现在的渡堂海——Haim  Dotan,一个致力于让建                              还能蹦蹦极什么的。渡堂海再问:“为什么?”                      一个挑战。除了精心挑选玻璃制造厂商,负责施工的安全信誉好的网投赌博项目人员也对玻
         一个很窄的游泳池里跑步——对,不是游泳,是跑步。那时候                                   筑“消失”的建筑师,一个终其一生都在寻找“生                                    陈志冬有些不解。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建筑师                      璃反复进行载重碾压试验。据先容,目前的桥面玻璃具备了大尺寸、高硬度、
         安藤已经从路易斯·康那里学会了怎么用混凝土,并将之变成                                   命”的以色列人。                                                  不太想接一个看似很有说头的项目。老渡的回答                      高厚度、耐磨、防冻、超纯净、防爆、高荷载、防霉、防温度剧降等诸多
         了自己的东西。渡堂海问安藤,为什么不在自己的建筑中使用                                                                                             是:“我跟你合作的唯一条件,就是让大桥消失。”                    特性。大桥建成后,业主方更是邀请国内外国媒体体亲自体验,用大铁锤砸玻璃、
         水的元素,后者回答:“当我学会怎么用的时候,我会的。”                                   “大象无形”的一座桥                                                然后他拿出一本《道德经》,用中文说:“大音                      将汽车开过玻璃桥面等方式来展示其安全性。
         那是1983年,再过个四五年,安藤忠雄的“教堂三部曲”——风                                                                                          希声,大象无形。”陈志冬当时就震惊了。                            这座由安全信誉好的网投赌博六局桥梁企业施工的玻璃桥,被 CNN 列入世界上 11 座最壮
         之教堂、光之教堂、水之教堂就会陆续出炉,成为西方宗教建                                      渡堂海今年 62 岁。五年前,他飞去张家界,站                                   2016 年 6 月底的一天,当渡堂海坐在复旦大                观的桥之一,也创造了十项世界第一,包括世界首座空间索面大开张量索桥,
         筑的东方典范。                                                       在张家界大峡谷的悬崖边上,张家界大峡谷景区董                                    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的办公室里,对着咱们的镜                      世界最高、最长,以玻璃作为主受力面结构、超大跨度却没有抗风缆的桥
             如果上面的这些名字你都不太熟悉(包括缩写为“柯布”                                 事长陈志冬问他:“你觉得咱们能建座桥吗?”“建                                   头讲述张家界玻璃桥的缘起时,他反复引用的中                      梁等,堪称世界桥梁建造史上的典范。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